导航菜单

专访悟空投资鲍际刚:美股跌透了吗?A股可以抄底了吗?-北京灵异事件

为什么我说未来是高光时刻?我在资本市场上做了20年,20多年里舞台的中央都是房地产、固收市场,但是这两个都被打败了,现在甚至把p2p都打赢了,股市终于回到舞台中央。

原标题:专访悟空投资鲍际刚:美股跌透了吗?A股可以抄底了吗?

鲍际刚:过去20年时间里面,拿A股跟海外比如说美股标普做比较,你会发现从起点到终点是差不多的。但A股宏观波动率远超过美股,经历过6100、5100、4100、3100、2700,你过去十年持有中国股票大部分可能都不赚钱。

鲍际刚:这次美股跌的多,跌的快,危机史上前所未有,原因就是美国的经济层面和资本市场层面同时出现了问题。

其实巴菲特也研究宏观,他的股票组合在这次危机之前大概2500亿美元,他手里现金大概1300亿美元,为什么留这么多现金?在这之前他说过可能市场会跌50%,我认为巴菲特看到了危机的端倪,只是不知道是疫情这个导火索,他已经看到整个美国资本市场包括杠杆等各方面问题的危机。

但因为中国此前有这些准备,还有充裕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空间,未来LPR和利率还会不断下调,还有降准,因为一直停在这会有大量外资和热钱流进来赌人民币升值,所以利率环境会向下调整,这会支撑资本市场,我认为在国内资本市场主要工作就是播种,未来大方向我充满乐观。

背后有三层逻辑支撑,一是全球视野,中国资本市场和经济已经嵌到全球体系中,黄金就是站在全球视角去解决对冲问题的。

鲍际刚:我判断中国能率先走出疫情导致的困境,因为之前做了充分准备,2015年股灾,2016年熔断,2017年供给侧改革,2018年去杠杆、贸易战、2019年提出房住不炒等经济结构调整等政策。

《21世纪》:巴菲特信奉集中投资,但你们在个股集中度不超过10%,为什么定下这样的原则?

假设这些事件都没有发生,没有资管新规,P2P没有解决、小银行风险点没有处理,我们今天肯定是远超过全球跌幅的。

资管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我认为是“人跟机器融合”,主观加客观、人和基金跟团队融合。世界太大变化太快,必须利用好计算机和人工智能。但也不能完全依赖机器,机器对大尺度高速度高通量问题比人有优势,但人对高维度多层次的问题有优势,人有前瞻性,所以我认为用人跟机器结合的方式。

二是宏观研究,同行里有很多只研究最底层的股票,不管宏观,这是有问题的。比方说,深圳现在穿短袖,如果去我老家哈尔滨穿短袖会冻死,宏观环境就是约束条件。就像做求解方程,要把所有重要因子都放进来,求解一个函数才能得到正确解。如果宏观这一最重要的因子或约束条件去掉了,就得出一个解,我觉得很难正确,就算正确也有很大的偶然性。

《21世纪》:什么样的资管机构能够在危机中生存下去?

深圳悟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,公开发行产品涵盖国内A股、人民币证券投资基金及全球宏观对冲美元基金。悟空投资自2012年开始公开业绩,过往9年中8年获得绝对正收益。

《21世纪》:今年这一轮风险,跟之前有哪些不同?

鲍际刚:我们整个研究队伍都是校招来的应届生,我比较看重这些,一是宏观研究,要有全局观、系统观。二要数学好,专业知识也好,要有深度理性,三要善于量化分析,四是不走极端,因为我们强调攻守平衡。其他方面我觉得还要热爱投资,执行力强,有合作精神,有灵性和直觉。

《21世纪》:在这种不可预测的疫情导致的市场风险之下,你认同霍华德说的“应该少预测,多做应对”?

“A股正值播种期”《21世纪》:你对中国A股走势乐观吗?

  “这一轮是由公共卫生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大危机”

《21世纪》:你怎么理解过去一个月美股跌这种暴涨暴跌,甚至连桥水都传出了爆仓的传闻?

《21世纪》:有观点认为极度恐慌时可以乐观一点,你现在是乐观偏多还是恐慌偏多?

《21世纪》:怎么量化市场风险的大小?

房地产在这个过去20年间,平均一线城市约涨了20倍,年化收益简单算也有20%,只有很少年份下跌,大多数年份都上涨,它的波动率较小。还有低息长期贷款,还有首付杠杆,实在太优秀了,所以中国绝大部分居民75%到80%资产都在房地产。中国固收市场过去都是刚兑,也极大挤压了股票市场。

所以我认为A股能成为房地产和固收之后最大的一个财富管理市场,它的稳定性、收益性、效率、流动性都比其他市场更好。

疫情令美股持续暴涨暴跌,过去一个月里,美股狂跌甚至超过大萧条和1987年黑色星期一。如果不是四次熔断,下跌可能比大萧条时期更为陡峭。

固收市场因为资管新规总量在减少,因为要从表外迁移到表内,理财子公司受资本金约束,而且未来收益率会持续下滑,违约风险在上升,包括民营企业甚至一些城投债都有,它已经不是股市的竞争对手了。

但现在看,人口红利周期和城镇化进程都已见顶了,加上国家强调房住不炒,因为房价涨太快,抑制创新和消费,对经济影响非常大,无论从现实条件、发展趋势和宏观政策都不支持房子去上涨,我们就去掉了一个竞争对手。

鲍际刚:一个好的资管机构核心要素有三个,首先基金经理的从业时间一定要长,至少经过比较多的市场波动周期、经济波动周期、全球周期才能适应市场,在心理上、生理上、研究上、体系上都能建设得比较好。其次要一个全面的团队,靠基金经理个人是不行的,人有能力边界和知识边界,团队要年轻化才能跟上未来。最后团队要稳定,因为我给员工有20%的股权,我们十年来稳定度达90%。

经过2008年调整,这次美国在危机中资产规模最大的不是银行的投行,而是基金部门。有些基金杠杆可能超过20到50倍,包括了ETF市场、被动投资、股票回购、企业端股票回购、高频交易等,还包括了类似达里奥那种风险评价模型,像城堡,Two Sigma,千禧年基金,贝莱德这样的公司。因为整体市场都跌了30%,很多公司跌了50% 甚至80%。

其实今年美联储行动非常快,2008年刚出问题时就没有,是等到雷曼事件后才动用货币政策救市。这次还没出现金融企业倒闭的“雷曼事件”,美联储就已经把能用的武器全用上了。

鲍际刚:我们有两个海外美元基金在去年就开始建立空头头寸保护,国内没法做空,我们选择了减仓。今年我们首先根据中国疫情发展建立一个基础空头模型,到3月初美联储第一次减息50个BP的时候我们再次加大了空头头寸,因为我们跟踪08年的情景就是这样,当它开始面对危机急剧降息,市场第一反应是下跌的,因为大家认为美联储看到了我们看不到的市场风险。

举个例子,2014年5月份市场还在探底,那时经济的各个方面都有问题,但到7、8月,我就发现市场有变。经历2008年的4万亿,2010年至2013年的宏观调控,2014年进入非常低迷状态,房地产也出现问题,国家一定会选择宽松货币政策来支持资本市场,所以我们9月就满仓,既有历史经验,也是一种直觉,10月还加了杠杆,11月就双降。

《21世纪》:你如何描述现在的市场状况?

鲍际刚:我不恐慌,我们整体投资结构是金三角平衡策略,分别是黄金、科技创新、医药消费。医药消费是“守”,科技创新是“攻”,黄金是“对冲”。

《21世纪》:悟空投资已经成立十年,招聘投研团队你注重哪些素质?

疫情正在全球肆虐,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欧洲中部时间4月1日18时(北京时间4月2日零时)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27419例,死亡病例40777例。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,全球超80%的国家和地区都面临病毒对国民生命健康、经济、社会带来的威胁。

《21世纪》:公司目前目前各个渠道的比例怎么样?

也不能说完全不可预测,预测当然有困难,但可以预测整体发展趋势,再不断对应变化的政策和变化的市场来做选择,应对市场风险。

鲍际刚:我从业20多年以来,过去基本上是中国A股市场比全球跌的多,只有这一次,A股比全球跌的少、跌的晚、跌的慢。截至3月31日,上证指数今年一季度跌幅为9.83%,欧美股市大多跌幅在20%-30%

鲍际刚:我们认为,一个系统里面分布的极端不平衡,就是最大的风险,对应资本市场就是流动性的冲击。流动性冲击有两个方面,一是央行调控,另一种是恐慌带来的,我们2015年经历过这种情景,现在美国市场也正在经历。

鲍际刚:首先要承认我们一定会犯错,人不可能不犯错。个股有黑天鹅事件,同时有流动性的问题,组合的容错能力比较强,纠错成本比较低。我们从中观出发行业集中,比如说投五到十个行业。然后景气行业下面在分散个股,行业集中有效率,底层股票分散能分散风险。

这次不是经济因素引起的危机,而是公共卫生问题引发的全球性大危机,范围前所未有的广。疫情阻断整个社会经济活动,企业现金流断裂,进而影响个人、企业和政府的收入,整个经济层面影响金融市场,金融市场又反过来影响经济,形成自反馈机制。

鲍际刚:回看94年,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,00年网络股泡沫, 08年次贷危机,基本上都是从顶端的金融市场开始的,核心都是债务问题,同时带有区域性、局部性特征。

在这种大环境下,中国A股市场会如何走?3月26日,悟空投资董事长鲍际刚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,分享了他多年的投资心得和对近期市场的判断。

我们拆分了美国现代金融市场的结构,一个薄弱点是能源债,因为油价一天就跌了百分之二三十,导致美国债券市场出现问题。第二个薄弱点是波音体系,因为空难,加上航空公司停运对波音冲击也很大,波音是美国一个重要的制造业链条龙头。第三个就是13万亿居民负债,包括学生贷款、汽车贷款、消费贷、按揭和信用卡等。

《21世纪》:你怎么定义风险?

三是我们的投研体系熵控网络,把整个市场用熵做到分层可加。比如说金三角模型,它最底层的股票,再上层是行业比较,再上头有金融,有周期,有传统等等。这个组合结构是分层的,同时又相对关系,整个组合稳定性得以提升,回撤较小,效率较高。现在我们产品还有7%、8%的正收益。

专访悟空投资鲍际刚:美股跌透了吗?A股可以抄底了吗?

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极大,各国都要付出代价。根据我们数据模型,基于国内进程来推断,我判断欧美疫情峰值在未来一个月会出现。

《21世纪》:你认为今年中国资管行业什么样的发展趋势?

另一个例子是2018年1月29号,我们把仓位迅速降低,因为观察到海外市场出现较多问题,那两周海外跌了12%,我们跌了约2%,所以我觉得还需要一定的直觉。

鲍际刚:一半是通过银行发售产品,一半来源于我们自己的渠道,比如老客户,员工包括我自己的钱都有部分在产品里。未来还是要把银行渠道做好,因为体量大。

鲍际刚:首先要做定性的描述,要看出其中的结构和逻辑关系。然后再去考虑定量的问题,定量用贝叶斯模型来讨论,有先验假设,然后不断地根据数据调整。比如说疫情变化非常快,一开始数据积累和模型测算是做不到的,只有在动态过程去看,不断积累数据,不断修正模型。

为什么?因为底层经济层面现金流断裂,这是釜底抽薪,个人失业收入减少,面临基本保障和债务问题,企业端一样存在经营支付和债务问题,美国的州政府也是,这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同时用上,才可能把整个经济拉出衰退泥沼。

“股市终于打败了房地产和固收,回到了舞台中央”